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信阳网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帐号
信阳网 首页 信阳文化 潘新日 查看内容

流泪的爱

2014-7-27 17:04| 评论: 0|来自: 39健康网

摘要: (一)    军槐绝对是一个性感的女人。其实她都三十一岁了,看起来却只有二十五六岁的样子,那种妖娆令从她身边走过的男人为之动心。军槐的魅力带着几分不安分,天生一副诱惑男人的微笑,那一投足,就是一个“万 ...
       (一)
  
  军槐绝对是一个性感的女人。其实她都三十一岁了,看起来却只有二十五六岁的样子,那种妖娆令从她身边走过的男人为之动心。军槐的魅力带着几分不安分,天生一副诱惑男人的微笑,那一投足,就是一个“万人迷”.
  
  没有人知道军槐的单身生活,只知道她每天穿着妖艳的衣服,不知道她勾走了多少男人的魂,尽管如此,军槐依然蝴蝶般在花丛中乱窜,用他的话说,上天给了我这么好的女人坯子,不在男人面前炫耀炫耀实在说不过去。很多时候,军槐走到哪里,哪里就会芬芳无限。
  
  其实,军槐的内心是一个十分矜持的女人,有时候和她的外表格格不入,离婚这么多年,军槐没有和任何一个男人上过床,也没有再嫁,她让人迷惑,让人心疼。
  
  我作为这所房子的房客搬进来的时候,军槐正在洗头,她用毛巾包住长长的头发,用钥匙打开房间的门,对我说:“我不喜欢回来晚的男人,以后尽量早点回来。”我点点头,目送她扭着屁股走出房间。
  
  军槐以前的丈夫是做药材生意的,前些年,傍了个小老婆远走高飞了,军槐的这套房子就是她的前夫留下的。诺大的房子,她一个人住心里很空,她就把这些房子都租了出去。
  
  军槐没有多少文化,对有知识的人尤其亲切,当他看见我把大包小包的把书籍从邮局里扛回来,便主动地帮我整理,还特意给我腾了一个大书柜,军槐说:“大兄弟,看你也是一个有知识的人,也面善,我只收你一半的房租,没事的时候,多陪妹子说说话,我心里空。”
  
  我叫大伟,我递给她一张名片。
  
  “嗯”她伸出纤细的手指接过名片,扬了扬,以后大家多照顾,军槐娇笑着弯下腰拾起掉在地上的一支钢笔,那是我的前妻送给我的,很别致的那种,我是在整理东西是故意扔的,她小心地帮我收起来,放在书桌上的笔筒里。
  
  我猜想军槐的男人一定很帅,军槐独守着寂寞,无时无刻都在回忆她们的爱的甜美。第二天,看到挂在她房间的照片,才发现那个男人很老,可以当他的父亲。军槐说,吃惊吧,这就是命运,本来说,找个老男人可靠些,可我还是逃脱不了……军槐哀怨地叹了口气。
  
  军槐是外强中干的女人,我住进不久,很多时间都会听到她嘤嘤的哭声,抑或黄色录像那淫荡的叫声。每每这个时候,我会燃着一支香烟,平定一下躁动的心,对着镜子看自己的表情。有时候也会自嘲地笑一下,单身男女住在一起的确会产生故事,我想我也不例外。想到这里也是很开心的事,我把眼镜取下来,呵一口气,然后认真的擦拭,就像在擦亮一颗明亮的心。
  
  (二)
  
  军槐没有工作,每天除了逛街,就是睡觉。她会半夜爬起来为阳台上的花浇水,做香喷喷的夜宵,有时候,也会端一碗给我,很有味道,我喜欢吃。
  
  军槐是个害怕寂寞的人,看我无事,她会端上一杯茶和我聊天。她说:“她很怕她的生活会影响我,她看不惯现在电视剧的哭哭闹闹,还不如看录像直接。”说这些话的时候,她的脸上掠过一丝绯红。
  
  我本来是个很好的男人,那段时间,我实在受不了军槐录像里的尖叫声。我把林林喊来,林林是楼下按摩房里的按摩女,她一进来,我就把他按在床上。林林的叫声和录像里几乎一样。军槐就蹑手蹑脚地贴着我的门上听,接着,我便听到军槐摔东西的声音。
  
  第二天,军槐没有理我,她对着镜子在仔细地化妆,还换了一件十分好看的裙子。我凑上去问军槐是不是去约会,她耸耸肩一甩门出去了。
  
  没有了军槐,屋子里显得很空,空气中弥漫着军槐喷过的香水味,可能是法国香水,很香的那种,我闲着无聊,翻开她放在客厅里的相册。原来军槐也是很浪漫的女人,和她男人在一起的时候,她笑得很开心,一些动作很纯,没有女人的做作。其实,我了解她的心,她很苦。
  
  夜很深了,我等了她很久,月牙儿一会儿钻进云层,一会儿高高的挂在苍穹,我开始耽心起她,不知道为什么,没有她我很失落……门上有钥匙转动门锁的声音,我知道她回来了,赶紧钻进被窝装做睡着了。她满身酒气,好像喝了很多酒,一个人歪歪斜斜地走进房间,和衣躺在了床上。我没有打扰她,只轻轻地帮她到了一杯水,然后关上门。
  
  拂晓的时候,她的屋子里又传出嘤嘤的哭声,不一会儿又是录像中那淫荡的尖叫声。我把头缩紧被窝,尽量得勉强自己尽快入睡,可是我怎么也无法入睡,军槐的哭叫声一直揪着我的心。
  
  第二天,军槐起了个大早,做了两个人的早餐,她喊我气来陪她吃。她说:“很久了,没有了这种氛围,有个男人在身边挺温馨,心里很踏实。”我不敢看她,只顾低着头吃饭。
  
  “离开她吧!林林不是个正经女人。”军槐一边收拾碗筷,一边冲我说。
  
  “嗯”我不知道是答应还是应付。
  
  军槐走进我的房间,把我的换洗衣服扔进她的洗衣机。我看她那种动作简直就是一个十足的家庭主妇,或许在外面漂泊得太久,真的有家的感觉,心里久久的涌动着感激和爱怜。我没说什么,任凭眼泪在眼睛里打转,书本撒了一地。
  
  (三)
  
  军槐开始给朋友打电话,她想买一只狗或者猫,她说,这种小动物对主人很忠诚,她需要。
  
  不久,军槐拥有了一条小狗,一条洁白的狗,军槐很专心的照顾它。从此,我没有听见军槐嘤嘤的哭声和录像中的尖叫声。突然的变化,我竟然不习惯这样安静的夜。半夜,林林要我的手机,我没有理她,我用书盖着自己的脸,打开手机听那首叫香水有毒的歌,不知不觉地,我睡着了,梦里,我和军槐相拥、相亲……
  
  早晨起来,军槐正在客厅里插花,她今天显得心情很好,嘴里哼着小曲,那只小狗在她的裙下摇着尾巴。她穿着一身白色薄蝉连衣裙,秀美的身材,以及红色的乳罩,镶着花边的三角裤依稀可见,我惊呆了,机械的一步一步向她走去。
  
  你怎么了?军槐有些惊恐地问。
  
  我抱住她,就像抱住一个属于自己的女人,那么的野蛮和放肆。她挣扎着,双手在我的后背舞动。
  
  做什么秀啊!我把她扔到床上,粗暴地扯掉她的裙子,把掉她的内裤。军槐一个劲的反抗着,直到我直挺她的身体。
  
  军槐不再反抗,紧紧地闭着眼睛,抿着嘴唇,眼泪从眼角里流了下来。
  
  看到军槐的样子,我知道自己错了。我开始后悔,觉得自己是一个禽兽。我好几天不敢出门,关着门一声不吭地坐在那。
  
  邮递员来了,他敲开我的门,把汇款单和报刊地递给我。我看见军槐正坐在客厅里抽烟,那只狗者面对着她,看着我,我的心一阵的发虚。
  
  我像一个贼,不敢和她面对,每天都是早早出门,很晚才回来。
  
  (四)
  
  这是个阴雨绵绵的夜晚,我在外面逛了很久才回,打开门的时候,我发现军槐依然坐在客厅里,她可能喝了一些酒,如瀑的秀发遮住了她的半边脸。
  
  “回来了。”军槐挪了挪她修长的腿。
  
  “嗯,你还没休息啊!……那晚,对不起。我……”我有些语无伦次。
  
  “坐吧。”她指了指她身旁的沙发。
  
  我诚惶诚恐地坐了下来。
  
  你可能觉得我是一个坏女人,我不怪罪你,只是你破坏了你在我心中的完美,或许是我每晚的录像影响了你,你不了解一个单身女人的心啊!军槐抹了一下眼泪。其实,我每晚看的并不是什么黄色录像,那是我第一个男人,他英俊潇洒,很会体贴人,事业做的也很成功,那是我们新婚之夜的录像。可惜,他在我们新婚不久就因一场车祸而天各一方。那时,我整天以泪洗面,想到过自杀,想到过出走,但我还是挺过来了。他留给我一笔不少的钱,我整天就守着这些钱过日子。不久,我认识了第二个男人,我以为他年纪大些,会可靠点,谁知他卷走我的钱跑了。女人啊!命运就是这样,军槐把头深深地埋进双腿。
  
  “对不起,我伤害你了,你怎么处罚我都行,哪怕是让我坐监狱,也是应该的。”我站起身,向她深深地鞠了一躬。
  
  军槐抬了一下眼睛,没有说话,她的泪珠一串串的往下掉,一个女人的无辜和委屈深深灼痛了我的心,我感到无地自容。
  
  那一夜,我彻夜未眠。
  
  天亮的时候,我收拾完行李,向军槐告别,军槐递给我一张飞往老家的机票,对我说:“知道你要走,拿着吧!”
  
  我轻轻地吻了一下她的手,小声地说:“愿我们能成为朋友,真正的朋友,我还是一个单身。”
  
  她狐疑地看着我……
  
  机场送行的人很多,我的心很沮丧。我想,今天军槐不会再来了,是我伤害了她。
  
  开始进机场了,我依然不甘心的回头张望,就在一刹那间,我分明看见那抹妩媚的身影。
  
  远远的,军槐向我跑来……
  
  今夜,军槐还会一个人嘤嘤的哭,还会……
  
  原载2009.3《西藏文学》
(责任编辑: 金萍)
上一篇:梦里海宁下一篇:流 浪

QQ|Archiver|小黑屋|信阳网 ( 豫ICP备11020369号  

违法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  河南省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

豫公网安备 41159002000073号

GMT+8, 2020-2-12 09:58 , Processed in 0.049053 second(s), 23 queries , Gzip On.

Powered by xywcms! X3.4

© 2001-2013 信阳中和文化传播有限公司.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