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信阳网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帐号
信阳网 首页 信阳文化 寒玉 查看内容

诗与酒

2014-6-17 16:57| 评论: 0|来自: 信阳网

摘要: 古人有饮酒吟诗的习俗,并常以吟诗行酒令,饮酒又有助于诗思,因此古人写了许多“酒诗”.李白“斗酒诗百篇”,正所谓诗助酒兴,酒助诗兴。这也许就是诗与酒相关的渊源之一。    早在西周初年至春秋时代,作为中国 ...
      古人有饮酒吟诗的习俗,并常以吟诗行酒令,饮酒又有助于诗思,因此古人写了许多“酒诗”.李白“斗酒诗百篇”,正所谓诗助酒兴,酒助诗兴。这也许就是诗与酒相关的渊源之一。
  
  早在西周初年至春秋时代,作为中国文学源头的《诗经》中就已经有许多诗章涉及到酒。“泛彼柏舟,亦泛其流。耿耿不寐,如有隐忧。微我无酒,以敖以游”(《邶风?柏舟》),不是我没有酒,酒又如何能够解除我心中的忧愁呢?可见那时酒就已经被作为消愁解忧的饮品了。“湛湛露斯,匪阳不曦。厌厌夜饮,不醉无归”(《小雅?湛露》),表现的是周王宴饮诸侯的情景:早晨湿漉漉的露水,没有太阳是晒不干的。歌舞升平的夜晏,不醉酒是不能回家的。《郑风?叔于田》则把饮酒作为衡量英雄的标志:“叔于狩,巷无饮酒。岂无饮酒?不如叔也。洵美且好。”叔于善于饮酒,但叔于打猎去了,里巷里岂会没有人饮酒?只是没有人能跟叔于比而已,叔于的确很优秀。有人统计过“酒”在《诗经》中共出现了63次,饮酒已作为生活方式反映在当时的诗歌中。到了魏晋时期,酒的魅力在陶渊明、阮籍等人的诗中得到了发扬光大,饮酒已作为一种文化现象出现在诗中,饮酒对于诗人来说已不仅仅是自然而然的生活现象,而是一种自觉和主动的追求。饮酒也常常作为表现主题出现在诗中。曹操、鲍照、谢灵运等人都留下了脍炙人口的酒诗。陶渊明嗜酒如命,作有大量的《饮酒》诗,在他51岁弥留之际仍抱怨:“但恨在世时,饮酒不得足。”初唐诗人王绩言其“阮籍醒时少,陶潜醉日多。”李白更是戏言“陶令日日醉,不知五柳春。”
  
  及至唐宋,酒在诗中的表现更是达到了极至。饮酒对于诗人来说已经成为一种时尚,成为一种身份的象征。诗圣杜甫“得钱即相觅,沽酒不复疑。”把饮酒当作解忧的手段,“浊醪谁造汝,一酌散千忧。”谁料,这位天才的诗人终因饮酒而一醉千古。“五花马,千金裘,呼儿将出换美酒。”一首《将进酒》把李白狂放不羁的个性表现得淋漓尽致,《将进酒》也成为酒诗中的绝唱。李白凭借酒诗不但赢得了“诗仙”的美名,也赢得了“醉圣”的称号。但是李白最终也“竟以饮酒过度,醉死于宣城。”(《新唐书?李白传》)。另一位大诗人白居易自称“醉司马”,作饮酒诗800首(见方勺《泊宅编》),并创建了“香山九老”这种诗酒之会。苏东坡则一边高诵“明月几时有?把酒问青天”一边研究酿酒术,着有《东坡酒经》一卷。
  
  直至近代,从鲁迅“把酒问当世,先生小酒人。”到刘大白“大饮或一石,小饮亦一斗。”诗人仍在延续诗与酒的姻缘。
  
  然而,时至今天,饮酒之风气虽然丝毫没有减少,诗中却少有酒诗。为什么诗酒息息相关的风气没能流传至今呢?是什么原因造成了这种传统与现代的脱节?
  
  究其原因,首先是诗坛的衰落和颓废。在当今商品经济的大潮中,人们的价值观念趋向多元化,追求趋向于功利和实际。在绚丽多彩的现代文明面前,人们能够从更多的途径获得娱乐需求和精神享受。加上诗歌本身也失去了她昔日的魅力。我们看到,在传统媒体中她是一副四平八稳、阿谀奉承的老先生面孔;在网络中她是一副群魔乱舞、坏笑恶搞的表情。当代诗人也已走下圣坛,被边缘化甚至被妖魔化。
  
  其次,和古人相比,当代诗人相对年轻,他们缺少饮酒经验。自从毛泽东、陈毅之后,年高德劭者鲜有写诗者,写诗者大多是年轻人,他们还没有到达饮酒的年龄,或者酒龄短暂。社会实践是文学创作的源泉,没有饮酒实践当然也就写不出酒诗。而古代有成就的诗人多数已不年轻,他们不但有一定的政治地位,而且有一定的创作成就,甚至集伟人与诗人于身。雄才大略的曹操献帝时官至丞相,后被封为魏王;王维官至尚书右丞,韩愈官至吏部侍郎,苏轼官至礼部尚书,王安石官至宰相,屈原做过左徒、三闾大夫等等,他们大多到了晚年还在坚持写诗。一些帝王本身也是有成就的诗人,比如南唐李后主李煜,身为帝王却以婉约派词人而着称。丰富的饮酒经验奠定了他们“酒诗”的成就。曹操“对酒当歌,人生几何”,苏轼“举杯邀明月,对影成三人”王维“劝君更尽一杯酒,西出阳关无故人”等名句,正是他们日常生活的写照。
  
  古代诗人饮酒,以酒入诗,是有其特殊意义的。古人重在以酒为依托,表现其豪放不羁的个性,任达不拘的思想,飘逸不定的情怀,在醉态中体验个体生命的淋漓舒展、反叛精神的充分张扬,以及对世俗人生大喜大悲的超越。
  
  随着社会的发展,诗人的年轻化,诗与酒的联姻开始解体。今人饮酒者多,写诗者少,饮酒又写诗者更少。诗外花天酒地,诗内却鲜有酒香。当然,诗与酒的联姻或解体并不重要,值得思考的是,随着诗与酒的脱离,一些相关的精神内核也从诗中减少。比如那种豪放飘逸的个性,那种排山倒海的大气,那种仗剑走天涯的英雄气概,那种桀骜不逊的反抗精神,那种不为五斗米折腰的铮铮骨气……也许这些才是真正值得去关注的问题。
(责任编辑: 金萍)
上一篇:权位与座位下一篇:低俗的婚礼文化

QQ|Archiver|小黑屋|信阳网 ( 豫ICP备11020369号  

违法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  河南省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

豫公网安备 41159002000073号

GMT+8, 2020-2-12 09:58 , Processed in 0.048545 second(s), 23 queries , Gzip On.

Powered by xywcms! X3.4

© 2001-2013 信阳中和文化传播有限公司.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