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信阳网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帐号
信阳网 首页 信阳综合 信阳文学 查看内容

不解之惑

2018-9-11 08:54| 评论: 0|原作者: 贺峰

摘要:   多年前,名校法律系毕业的江小新,主动要求被分配到基层法院工作,这多少让留恋城市的人有些迷惑不解。  时间过得很快,踌躇满志的江小新两鬓己渐渐出现斑白。科班毕业就是不一样,这么多年经他办理的民事案件 ...
  多年前,名校法律系毕业的江小新,主动要求被分配到基层法院工作,这多少让留恋城市的人有些迷惑不解。

  时间过得很快,踌躇满志的江小新两鬓己渐渐出现斑白。科班毕业就是不一样,这么多年经他办理的民事案件少说也有二、三千起,什么疑难案件他都能迎刃而解,调解率也总是位居全院第一,上诉案件更是屈指可数。他带的徒弟大都成为办案骨干,据说前些年市中级法院两次要调他到法官学院去工作,他不知为何硬是不愿挪窝。年轻的法官都尊称他为老师,院长更是调侃他说,你就是老中医 ,望、闻、问、切,案子件件都能对症下药。

  说也怪,入员额法官后,倒是一起赡养纠纷案件,让他百思不得其解。刘长福诉讼中要求三个儿子承担赡养义务,而三个儿子被传到法庭后,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个个是一脸的迷茫。大儿子刘富和二儿子刘贵在县城做生意,小儿子刘东大学毕业考入县财政局工作。

  “江庭长,要说我们三兄弟不孝顺,真是冤枉我们了。我和老二家庭条件好些,老三是吃皇粮的。我妈去逝的早,前些年我和老二担心父亲一个人在家住寂寞,就把他老接到我家住,住上个把月父亲非要回去,说在老家住习惯了,没办法只好由着父亲。这倒好,他反把我们兄弟三个告到法庭。”刘富一脸的委屈。

  “去年我又和大哥把老家的房子重新维修,我们做生意忙,隔三岔五的我都会让人给父亲送去吃的,零花钱也没让父亲缺过,他这不是成心治我们难看吗?!”刘贵情绪略带激动地说着。

  刘东坐在那里黯然无神,他望了望大哥、二哥声音低沉地说:“这事还是让法庭查清再说,我们愿意接受裁决。”

  江小新听着他们三人的诉说,不知咋弄的,是越听越感到糊涂。这刘长福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,倒也令他百思不得其解。

  刘长福住在离县城三十多公里的靠山村,山峦起伏的群山包围着村庄。

  清晨,淡蓝色的天空飘浮着朵朵白云,微风吹拂着路旁的树叶,小鸟在树上“叽叽喳喳”来回地蹦跳着,仿佛在告诉人们新一天的开始。

  村头,树梢上空飘荡着缕缕炊烟,错落有序的青砖农舍,掩映在绿树翠柳丛中。江小新早早地与书记员驱车来到刘长福家,他想探个究竟。村东头三间青砖砌墙的红瓦房,被白灰粉过的院墙围着,暗红色的大门上镶着两个碗口大的铜环。江小新走上前去,用门环敲打着木门,发出“梆梆”的声响。

  “咯吱”门开了,一双浑浊的眼睛诧异地望着江小新和书记员。没等江小新说话,书记员便抢先说:“刘大爷,我们是县法院的,这是江庭长。”“请进,请进!”刘长福边说边将江小新和书记员引到屋里。

  刘长福个头不高,古铜色的脸孔上,布满刀刻般的皱纹。堂屋是三间,中间是客厅,东西房屋各有一扇小门,东边是住室,西边是厨房,房屋打扫的很干净。室内彩电、空调、冰箱、沙发、家具样样齐全,江小新看着屋内的摆设,心里暗想:看来他三个儿子没说瞎话。刘长福忙着沏茶倒水,看着杯中散发着清香的小小绿尖,江小新狡黠地笑着说:“刘大爷,你这可是今年的上等新茶啊?!”

  刘长福深深吮了一口茶,用长满老茧的手抹下嘴巴,沉默片刻说:“唉!老二知道我爱喝茶,这是他前几天让人送来的。”

  “看来,你的儿子都还挺孝敬你的。”

  “不瞒你说,俺三个儿子个个打小就孝顺,现在各自都成家了,媳妇也好,我这老头子也不缺吃不缺穿,可是……”刘长福说着把话咽了回去。

  对刘长福戛然而止的话,让江小新重新又陷入深深的沉思,更让他感到从没有过的困惑。他狐疑良久,猜不清刘长福没说出的话中意思,遂轻声问道:“那,你告三个儿子不尽赡养义务,或许还有其他原因吗?!”

  “江庭长,你就别问了,你们大老远地跑来为俺的事,我打心眼里感激,要问为啥告他们,我那三个儿子是揣着明白装糊涂!”刘长福甩下话后,悻悻而去。

  当江小新忧心忡忡地走出刘长福的家门后,他的脑海中一直在想:难道是刘大爷想找老伴,遭儿子不同意?或是虚假诉讼另有原因?或是老糊涂了想告儿子取乐?或是……?!想着想着,身体不知不觉地撞到了正在山坡上吃草的山羊,他打了一个趔趄。

  “山路不好走,多留点神”对面山坡上传来一老汉声音。江小新循声望去这老汉的眉毛胡子都花白了,但脸膛仍是紫红色的,显得神采奕奕。老汉坐在一块岩石上,乐滋滋地抽着旱烟。

  “大爷,放羊呀?”江小新搭讪着走到老汉身旁。

  老汉吧嗒吧嗒抽着旱烟,眼神凝视着坡上二十多只健壮的山羊,苍老的嘴唇微微笑了笑说:“孩子都在外打工,一年也难回来一趟,老了闲着寂寞,这羊还能整天陪着我,就像我的孩子。”老汉边说边用手中的羊鞭指了指那只个头硕大的山羊说:“你看,那只母羊了吗?这群羊都是它下的羔,哪个我都不舍得卖哟。”

  “啪啪─啪啪”老汉手中的羊鞭在空中甩出清脆响声,雪白的山羊“咩咩”地叫着,像一群欢快的孩子,围在老汉的身边又蹦又跳。

  老汉一番似乎简单却蕴含哲理的话,让江小新茅塞顿开,他拍了一下脑门,感到眼前一亮,困惑多日的难题终于解决了,他心里好像有一块石头被搬走,说不出的轻松愉快。他愜意地对着书记员说:“走,去找刘长福的儿子去……”
(责任编辑: 姜烽烜)
上一篇:大 餐下一篇:山中那座坟茔

QQ|Archiver|小黑屋|信阳网 ( 豫ICP备11020369号  

违法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  河南省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

豫公网安备 41159002000073号

GMT+8, 2018-9-25 14:43 , Processed in 0.227492 second(s), 21 queries , Gzip On, Memcache On.

Powered by xywcms! X3.2

© 2001-2013 信阳中和文化传播有限公司.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