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信阳网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帐号
信阳网 首页 信阳综合 信阳文学 查看内容

大 餐

2018-9-6 09:09| 评论: 0|原作者: 贺峰

摘要:   大 餐  作者:河南省息县人民法院 贺峰  早上还没到上班时间点,院长便叫上办公室的小张和他一块下乡搞调研。  轿车沿着平坦的公路行驶着,一排排、一列列高大挺拔的杨树沿着车窗向后移动,阳光从金黄色 ...
  大   餐

  作者:河南省息县人民法院  贺峰

  早上还没到上班时间点,院长便叫上办公室的小张和他一块下乡搞调研。

  轿车沿着平坦的公路行驶着,一排排、一列列高大挺拔的杨树沿着车窗向后移动,阳光从金黄色的叶缝间洒下粼粼斑光,微微的轻风吹过,带来丝丝稻花的香味。小张圆圆的脸上洋溢着兴奋的神情,这是他自参加省招公务员到法院三个多月后,第一次陪院长下乡,也是近距离地和院长接触。

  临近中午,院长已从南跑到北,马不停蹄地到了三个法庭调研,每到一个法庭院长总是与干警在一起促膝谈心,从工作、学习到生活、家庭,遇到什么困难、有什么需要解决……小张的笔记本也满满地记了二十多页。

  出了法庭,太阳已直直地顶在头上。远处,炊烟袅袅,一缕缕青烟直线似的升上天空,看不出有一丝风。轿车艰难地爬着陡坡,发出“嗡嗡”的声音,似乎在抗议。小张早已是饥肠辘辘,肚子不停地“咕噜─咕噜”地叫着。

  “饿了吧?”院长用沙哑的声音笑着问。

  “没饿,现在还去哪?”小张强打精神地说。

  院长抬起手腕看了看手表,然后朝着司机小李说:“唉,不早了,刘大娘也该饿了。走,该吃饭了。”小张心里暗想,怪不得院长不急,看来午餐早就安排好了。

  轿车沿着村庄刚修的水泥路继续往前走,终于在一棵老槐树旁停住。最醒目的是那棵硕大的槐树,粗糙的纹理显示了它年代的久远,它的枝叶繁茂,似乎没有收到秋天的短讯,枝叶还是像春天那般青翠。

  村庄不大,住有五、六户人家,鳞次栉比的老屋早已被风雨腐蚀褪下了明丽的色彩,房屋大都是用土坯砌的墙,土墙已经斑斑驳驳,屋顶上的茅草与东一片、西一片已经看不出颜色的瓦片错乱地铺盖着,几处残垣断壁的房屋,已久无人居,只留下一缕温馨的久远任人遐想,诉说着过去的往事……

  已是响午,村庄一片寂静,只有池塘里一头水牛“哞哞─哞哞”的叫着,似乎在欢迎我们的到来。

  司机小李连忙打开后备箱,拎着一个大袋子吃力的跟在院长后面。在两间低矮破旧的土屋前,院长轻轻敲着半掩的房门。

  “刘大娘,在家吗?”

  “在……在家……”屋内传出很细微的声音。

  院长和小李、小张轻轻走进屋内。房子很小,墙皮早已脱落,墙上凹凸不平,破旧的窗户上落满灰尘,屋梁上布满蛛网。屋东头放着一张简易的木床,刘大娘半躺在床上,屋西头是烧饭的土灶台,一张已破出好几个洞的木桌上放着几个粗糙的碗。

  “刘大娘,这几天单位事忙,没来看你,今天我给你烧几个菜,陪你吃饭……”院长话没说完,刘大娘便已是热泪盈眶。

  “好娃,大娘……不怪……你,俺让……你……操心了!”

  “说啥呢,只要你把我当成你的亲人就行了。”院长边说边吩咐让小李连忙打开袋子,取出猪肉、蔬菜和水果。院长自告奋勇掌勺做饭,小李打下手择菜、淘米做饭,小张将屋里屋外卫生大扫除。顿时,小屋里沸腾起来,说笑声伴随着锅碗瓢盆的碰撞汇成了一首激昂的交响曲。

  刘大娘今年已七十多岁,是院长帮扶的“五保户”,前段院长为筹建易地搬迁没少跑前跑后。刘大娘年龄大了,身体又不好,每周院长不管多忙,总是要来看看……

  火苗从灶膛中窜出,红红的火光忽闪忽闪地映在院长那黝黑疲惫的脸上,饭菜的香味瞬间弥漫着整个小屋。看着一张张温馨的笑脸,刘大娘那打满褶皱的脸上绽开了笑容,那是喜悦的笑,激动的笑,会心的笑,她感受到了久违的亲情。

  很快,院长烧好了几碗热气腾腾的饭菜。刘大娘坐在仅有的一个木凳上,脸上洋溢着幸福和满足。望着院长满脸的惬意,小张津津有味的吃着,像饱偿一顿珍馐美馔。

  小张感到这顿饭菜是那么的香,是他从没吃过的丰盛大餐……
(责任编辑: 姜烽烜)
上一篇:飘动的红雨伞下一篇:不解之惑

QQ|Archiver|小黑屋|信阳网 ( 豫ICP备11020369号  

违法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  河南省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

豫公网安备 41159002000073号

GMT+8, 2018-9-25 14:43 , Processed in 0.259128 second(s), 21 queries , Gzip On, Memcache On.

Powered by xywcms! X3.2

© 2001-2013 信阳中和文化传播有限公司.

返回顶部